医院打针上门服务 “共享”来了你约不约?

2018-06-24 07:28

  需要输液、打针、换药、雾化,又不想或不方便上医院?掏出手机,约个专业来为你服务吧。近日,各种“共享”APP突然大火起来。其操作模式和网约车平台类似:客户下单平台派单上门完毕付款并评价。

  尽管其收费比医院贵很多,有部分市民表示若有需要会“尝鲜”,但采访中大部分市民表示对这种非网上约来的表示“不信任。市卫计委、市卫监局有关人士表示,由于现行法规还没有对执业地点做明确,这类网络服务相当于打了政策擦边球,其中的风险无法评估,希望市民谨慎对待。

  “本来就腿脚不便,再出门去医院打针,确实麻烦!”72岁的况大妈说,自己最近身上骨头疼尤其是双腿,走都一瘸一拐的。况大妈去重医附一院骨科就诊,检查后专家诊断她双膝退行性改变,同时还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。最后,专家开了15针“密盖息”钙质针剂,隔天打一针。况大妈家里平时只有她一个人,腿脚不便的她从家里出门乘公交车去医院则需要差不多一个小时,附近社区医院又表示不打非本诊所开的药品不予打,这让况大妈很为难。

  这时,况大妈的儿女想到网上给她约一个专业上门服务,避免了舟车劳顿。本来况大妈非常满意这种做法,然而当了解到上门一次收费139元的价格时,况大妈连连摇头了,因为她在医院打一针的价格是2.3元。另外,况大妈还觉得,自己在医院打针比较放心,从手机上约来陌生来为自己打针显得有些“不靠谱”。

  随着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、共享雨伞等共享经济的发展,如今“共享”也姗姗走来,随即在上海、、广州、南京、西安等大城市流行起来,目前民也开始“尝鲜”。

  “共享”是指用户通过手机端相关的护理App下单,便可享受到专业提供的上门护理服务,具体包括上门、医疗体检、居家康复、挂号陪诊等服务,其中上门服务包括上门打针输液、母婴护理、造口护理、静脉采血、雾化治疗、外科伤口换药拆线、PICC护理、压疮指导护理、灌肠、吸痰、鼻饲、导尿等多项专业医护服务。

  记者了解到,其实“共享”并非新鲜事物。早在2015年,就有金牌、医护到家、小趣好、V护到家、福康寿等多家公司推出上述上门居家护理服务,但几年来,该领域的融资事件寥寥,也并未出现规模较大的公司。只是随着人们对护理需求的增加,依托互联网的强大和共享经济繁荣,这一类“共享”又开始在逐渐获得人们的青睐。

  记者打开一款名为“医护到家”的手机APP,它列出的服务范围包括上门、陪诊、上门检验、产后母婴、送药到家等等,其中热门的上门服务包括打针、输液、静脉采血、PICC换药、;留置针输液、留置胃管、导尿、灌肠护理、吸痰、痔疮护理、雾化、外科拆线等等,另外还可提供新生儿护理和产后护理。 价格方面,一般的肌肉注射、皮下注射为139元/次,输液169元/次,静脉采血149元/次,普通换药139元/次。

  记者查看了我市公立医院现行的医疗服务价格,其中肌肉/皮下注射一次的价格为2.3元/次,输液一组收费6.2元/次,增加一组加收2元,动脉采血一次11.3元,静脉采血一次3.4元,换药拆线元。仅其中肌肉注射这一项,该平台“共享”的收费和公立医院收费相差达60多倍。

  记者在“医护到家”注册之后,选择上门打针服务。除了填写相关地址、服务时间、患者身份、病状之外,还必须上传就医证明。所有的信息填完之后,方可开始预约。

  “医护到家”在服务提示上说明,用户必须具备正规医疗机构开具的处方、药品及病历证明,上门只提供如打针、输液等医疗服务,不提供相关药品,且年龄部门5岁者不提供上门服务。同时提醒,要患者自己先确认有无药品过敏现象,对于一些不适宜上门服务的情况也做了说明。

  记者拨打了该平台客服电话进行咨询,想要了解我所选择的的资质等情况。客服人员表示,目前该平台可为国内几乎所有一二线城市提供上门医疗服务,客户预约后由后台派单给签约,一般是服务地址的方圆五公里内选择合适,接单后上门服务,类似于如今的网约车服务。

  该客服人员说,其平台签约都是取得3年以上资格证的,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医院的在职。所以,在其上班时间内就无法接单,也就可能存在无法按预定时间上门服务,后台会重新为客户派单。同时客户人员表示,对于的身份资料是对客户保密的,客户也无法自行挑选上门。但是,会给客户优先派送“值”即信誉度高的。

  “其实这种服务挺好的!”46岁的赵女士说,自己家有患肺气肿的父亲,每到冬天就是输液、雾化搞个不停,很多时候只能完全卧床。社区医院是不提供上门输液、雾化等服务的,所以在父亲犯病时把他抬去医院。如果能网约个上门提供上述服务,甚至包括一些抽血、留置针等大医院才能提供的服务,那家属也会感觉方便和轻松很多。对于收费高的问题,赵女士说,不可能和医院一样,毕竟人家提供的是“一对一”上门VIP服务。

  唯一令赵女士担心的,就是上门服务的是否可靠?都是哪些医院的在职?技术如何?品德怎样?她认为如果能知道这些,会更方便自己选择。

  记者通过网络的形式采访了部分网友,他们是否接受这种“共享”的服务?结果基本上网友最担心的还是安全问题。钱女士是我市某银行高管,她说对于这种仅靠网络平台招募的上门服务,不敢认同。因为来源不明,随便把陌生人招上门,有时也是一件很的事情,因为很可能她会提供虚假信息给平台,就像之前滴滴打车出现的恶性事件。另外,医疗是和人生命有关的行为,输液、打针等很多项目必须在有专业医生和设备的情况下进行操作,在患者家中操作,一旦出现意外没有设备及时处理,就很。

  “如果是正规医院提供的上门服务,我能接受!”市民贺先生说,毕竟它只是一种商业平台,普通市民对这种平台的信任度肯定远低于平时熟知的医院。

  记者看到,“医护到家”平台还是为患者提供了人报意外综合险、平安意外险及平安第三者责任险,以抵御上门服务可能发生的风险。

  “对这一种医疗服务形式,我们谨慎!”市卫计委、市卫监局有关人士表示,共享医生,其本质还是医疗服务行为,从业人员需要取得相关资质。该人士还表示,“共享”上门服务存在医疗风险,一旦出现医疗纠纷责任难界定。另外,资料信息的真实性也不能完全。

  市人民医院党办主任汪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这种上门医疗服务确实存在一定风险。消毒、隔离措施能不能按规范做好?输液过程中发生不良反应怎么处理等?医疗行为中随时可能发生预想不到的,在家里很难及时有效应对。

  记者从我市多家医院了解到,院方不允许医护人员多点执业。不少医院也表示,平时医院工作已经非常累,经常要上夜班,根本拿不出时间和精力出去接单,也不愿意去承担额外的风险。

  记者了解到,国家卫健委在2017年确定了市、天津市、广东省作为区域化注册试点地区,积极开展区域化注册试点工作。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,“共享”上门服务解决了老年人和行动不便患者就医难的问题,给老百姓带来了便利,同时也为护理服务进入家庭进行了探索。 “下一步,将结合各地探索开展‘共享’的做法经验,引导规范发展,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、多层次的健康需求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  重庆理工大学金融工程系主任、教授、金融学博士彭欢表示,共享依托互联网实施差异化定价,实施上门一对一服务。对这种方便群众的新鲜事物首先要支持,不能盲目,可以观望。但是有风险。

  它的风险有以下几个方面,第一就是出事情时的处理设备可能不如医院完备,的专业化不够。第二就是万一是挂羊头卖狗肉,一些的提供一些非医疗类的非法服务。第三就是医疗教育不同于外卖、医疗教育他们提供的是公品和公共服务,通常需要背书。的监管有的信誉在里面就会高很多。

  怎么来解决呢,彭欢表示国家正在推进家庭医生签约制度的展开,因此“共享”可依托社区签约医生,上门对社区居民进行服务。并且根据病人病情做评估,哪些可以上门,哪些不适合上门。可以界定收费标准,可以根据其业绩和的收入挂钩,提高其工作的积极性和专业性。